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从前有座灵剑山_ 第七章:失意会让人更强大-

时间:2021-01-17 17:1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国王陛下小说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七章:失意会让人更强大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朱诗瑶如此强大,凭什么由王陆担任首席?

    海云帆直戳痔疮……痛疮的问题,令王陆不得不坦言真相。

    “当然是凭借我的智慧和美貌。”

    落笔后,随影信的另一边沉默了很久很久,随影信纸皱了几下,仿佛被大力揉捏过,然后才舒展开,上面重新浮现出海云帆工整的字迹。

    “言归正传?”

    “没人拦着你言归正传啊,我从来没鼓励你扯什么首席啊!”

    “王兄真是怨念深重,哈哈,不过还是说正事吧,只是在正事之前还需要一些背景铺垫,事情是这样的……”

    海云帆不惜重金与王陆进行严格保密的书信往来,当然不是为了专程笑话他的首席资格,接下来,海云帆将一个半月前,他们一行七人前往天南州探索剑冢的经历简单叙述了一遍。而王陆对此也颇有兴趣,天南州太古剑冢出世的消息传遍九州,天下英杰云集,朱诗瑶如何脱颖而出,这其中的经过肯定能给王陆带来不少有益的借鉴。

    “当时赶到天南州剑冢遗迹周围的修士足有两千多人,除去一些杂七杂八的小门派来凑热闹碰运气的,值得在意的修士也有数百人。除了各大门派年轻一辈的精锐弟子外,一些老古董也不甘寂寞跑了出来。此剑冢对于合体期的修士或许没什么吸引力,但当时到场的化神真君就有三人,元婴和金丹期的真人则数十成百,蔚为壮观。”

    “不过对于我万法仙门而言,其实老古董们并不可怕,他们太衰老也太过时了,若是生存猎杀的场合,或许我们不是对手,但在这种古迹探索中他们没有任何优势。真正值得在意的,是各派年轻一辈的精锐。想必王兄也知道,自二十多年前一场异变之后,大陆英才辈出,除了五绝之外,一些其他门派也往往拥有实力超群的核心弟子,这些人有气运在身,实力、聪慧都是当世一流,往往能够创造奇迹,将一些前辈修士踩在脚下。而当时在天南州剑冢之前,这样的修士也有三四十人,不过老实说,在我们眼里,大多数所谓英才也不过尔尔,真正值得关注的,还是同为五绝出身的弟子。”

    “当时我们得到消息,此次前来天南州剑冢的,除了万法之外,还有灵剑、昆仑两派的精锐弟子。我们师兄弟们摩拳擦掌,本以为能与王兄、琉璃师姐再分高下,却不料始终没见到灵剑派的人影,倒是和昆仑仙山的周沐沐师姐等人打了一场,昆仑仙山不愧是仙道祖地,周师姐实力超群,绝不在琉璃师姐之下,不过子夜大师兄与其激斗三场,二胜一负,还是小小占了上风。”

    王陆看到这里就忍不住了:“要脸不要?周沐沐输给斩子夜,你还好意思评估她和琉璃仙同级?忘了几年前斩子夜踌躇满志前来拜山约战,被琉璃仙打成狗头了?我代表天下天然呆唾弃你万法仙门。”

    “哈哈,王兄有所不知,当时子夜师兄闭死关后修为突破至虚丹境界,本以为稳操胜券,却不料仍是不敌琉璃师姐的剑心通明,当时回山后心如死灰,整日价念叨自己要孤老终身,却不料心灰意冷下却看破情关,成就万法不动仙心,实力暴涨,据万法仙门的专业推算分析,哪怕琉璃师姐此时也有虚丹下品修为,也难以抗衡子夜师兄的万法不动仙心了。”

    王陆简直惊诧莫名了:“岂有此理!失恋还有这等好处,为什么我却不知道!?”

    “啊?”

    “没什么,你继续。”

    “其实王兄也不必介怀,我们这些人各有各的仙路,修行路上节奏不同,有的这时候快些,有的那时候快些,如今只是恰好轮到我万法仙门的弟子修为更快一点而已……总之,我们和昆仑仙山的人斗了几场,小小占了点便宜,不过等剑冢门开以后,就再也没有谁有心思内斗了。”

    “但凡能从末法时代的浩劫中留存到今天的太古剑冢,莫不有巨大的神通,哪怕当今仙道魁首河图道人也绝不敢硬撄其锋。所以剑冢一开,再多的矛盾也都暂且放下,先全力进军剑冢。剑冢的第一关是芥子须弥之空间,剑冢大门一开,我们一行两千余人,一转眼的功夫就只留下了三百多,那些凑热闹的杂鱼根本没被传送进来,就被隔绝在外了。后来听说他们掘地三尺都未能找到任何剑冢线索,原先占地甚广的剑冢竟似消失了。”

    王陆沉吟着写到:“消失了?剑冢的本体根本不在天南州?”

    “后来我们的分析是这样,天南州只是剑冢的入口所在,本体是在一处超越了我们想象的空间。那空间许出不许进,若是觉得难以生存,可以自行以法术逃生,但一旦出去就不能再进来。不过当时刚刚进入第一关,大家心气都高,没人打算就此放弃。而剑冢第一关也的确不难,在传送进入之后,我们心中就闪过一道明悟,意识到只要在一片广袤的草原上找到三枚金色的草就会被传送到下一关。后来有人偶然找到金色草,发现只要一经碰触就会溶解入体,无法保存,所以并不存在彼此争夺的空间,而剑冢也的确不鼓励我们在此关争斗,草原上有雾状的奇怪生物,一旦发现争斗就会扑上来把挑起争斗的人包裹住,任凭如何挣扎也挣不脱,过一会儿就消失了,而且也不是被传送到剑冢之外,而是就此销声匿迹,多半是死了。”

    王陆感慨:“杀人于无形,雾霾真是可怕啊。”

    “所以第一关要紧就在于如何寻找金草,草原茫茫无际,金草却如大海捞针,我们一行数百人在草原上寻了整整一日,也只有寥寥数人找到了一枚金草,无一例外是年轻的修士。那些化神真君有天大的神通,在剑冢内也施展不开,反而隐隐遭到排斥,其中一人明明看到一枚金草,上前摘取时那金草却自行退色了!”

    王陆评价:“大概是怕老人碰瓷吧。”

    “……总之,我们分析,这一关就是考验修士的气运仙缘,而年轻修士的优势就在这里,我们的运气比老古董要好得多!除此之外,就要看其他多方面的本事了,草原上不能争斗,多强的战斗力都施展不开,但推演之术和平日的知识储备是不会被禁止的。我们很快就意识到,若非气运逆天,想要凑齐三枚金草,就必须动脑子了。而这方面,无疑是我们万法仙门最为占优。在大师兄的带领下,我们七人齐心发动大衍术,从先前几枚金草的摘取地点入手,分析地形、土壤、空气等等因素,以此确定金草的存在位置,虽不能做到非常精确,但却能极大的缩小搜寻范围。其他如昆仑仙山的周师姐也在做推演,但他们的算法明显不如我们先进,所以我们用了三天就凑齐了一行七人的金草离场,而他们一行六人却还差各差一枚。而据说元婴级以上的老古董们,根本没有一个能找齐三枚金草——他们的元神强大,计算力强,但算法落后,而且应变力也太差了,根本不懂得随时调整计算方法。”

    “不过进入第二关后,我们就意识到第一关的设计很大程度上是一种保护,没有足够的计算和应变能力,没有足够的运气,进入第二关根本是找死。第二关是在一片漆黑的空间中,无论运转什么法术都无法视物,而四周遍地杀机,有一种非常恶毒的精怪,一旦靠近它身边十丈以内就会扑上来,把人腐蚀成一滩脓水,而且它对元神感应非常敏感,一旦被人元神触角碰到,就会不死不休地追逐下去。我们要在这样的空间中找到通往下一关的钥匙。能够依靠的只有听觉、触觉、嗅觉……以及计算能力。精怪的位置和移动方式是有规律的,如果能提前计算好,就能穿越它们的包围网。但这同样需要极其高明的计算能力,以及运气。因为这片空间到处都是幻象,极大的干扰了我们的信息采集,这一关单靠我们万法仙门的人根本无法通过,几次尝试,险些连叶菲菲师姐都搭进去,后来是和等周沐沐师姐他们赶到,我们放下前嫌展开合作,才勉强过关。”

    “而到了第三关就更为艰难,好在我们两派联手,实力也今非昔比,才磕磕绊绊地闯了过去,而三关之后,就终于到了此行历练的重点,剑冢的藏宝地……结果,真是让人万万没想到啊。”

    王陆几乎能听到海云帆无奈的叹息声。

    “我本以为最后一关的难点,在于和昆仑仙山的利益分配,不过终归论实力是万法更强一点,所以仍是信心满满,却不料当我们打开了藏宝地的大门时,却看到……贵派朱诗瑶师姐,正手持着灵宝古剑,完成了最后一道祭炼。”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海云帆悲苦的字迹浮了上来:“二十年青梅竹马,历经战火分别,父母刁难等等千辛万苦走到一起,拜天地拜父母入得洞房才发现新娘被个陌生男人按倒在床上交合,这样的心情你真的能理解?”

    “小海,你的万法不动仙心应该也大成了吧哈哈哈!”

    “仙心都快碎了好么!而且我家的仙心才不是戴绿帽戴出来的!”

    “哈哈,总之然后呢?”

    “然后我们当然不忿,联起手来打算制服她抢过古剑,却不料……嘿嘿,我们两派精锐十余人,竟被其一剑击溃,溃不成军,虽然当时大家精疲力竭,十分本事剩不下三五分,但……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看到这里,王陆也倒抽口凉气。

    一剑击败五绝精锐十余人?这他妈真是要逆天啊!大师姐你要不要这么威武!?

    “那么小海啊,你特意给我写信,就是要与我一道谴责朱诗瑶卑鄙无耻的夺宝行为?”

    海云帆写到:“探索剑冢各凭本事机缘,我们争不过她,虽然不爽却也愿赌服输,五绝弟子,这点气量还是有。我要说的是接下来的问题。”

    “当时朱诗瑶击败我们所有人飘然离去,我们在原地休息片刻正准备返身而归时,却发现……太古剑冢不只三层,下面还有洞天!事实上,整个太古剑冢的规模远比我们最初预想得要庞大得多,单是我们当时看到的冰山一角,便足以令人心惊,朱诗瑶拿走的上品灵宝古剑恐怕只是剑冢中微不足道的小玩意儿,大家伙还藏在更深处!”

    “这种等级的太古遗迹,修仙界多少年也难得见到一个。目前万法和昆仑都严格保密,至于灵剑派……朱诗瑶既然能探到第三层,事情瞒不过你们,何况以太古剑冢的神妙,我们任何一家都单独吃不下它,只能是联手,所以我提前写过信来,邀请你一道加入对剑冢更深层的探索,我知道贵派长老们很快也会做出决断,但无论是否参与,那都是你们灵剑派的组织行为,在不违背大原则的前提下,我以个人身份邀请你。王兄,咱们来联手吧。”

    王陆沉吟片刻,写到:“小海,你是个好人。”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