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休夫_ 第一百二十一章:深夜访客-

时间:2021-01-09 13: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白衣素雪小说休夫 第一百二十一章:深夜访客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园子里的石榴花开在翠绿的枝叶之间,像是火红的铃铛一串一串挂在半开的窗檐之上,红的似火,如华丽的绸缎一般。

    不远处,烈日之下一身短打的顾靖风当真跪在那断了的牌位上,神色肃穆的在那儿拿着手中的斧子把那木头劈成方方正正的木板,随后一点一点的在上面用手中的刀,刻着字,一板一眼,烈日炎炎,汗如雨下,卫良怕他被热气打了头,很是好心的为其支了把伞,饶是如此,现下的顾靖风身上也已经湿透,前胸后背的短打衣衫贴在身上,一片汗湿。

    沈轻舞坐在窗下,手中捧着一碗刚晾凉的酸梅汤现下喝着,看着不远处那儿的顾靖风,沈轻舞狠着心,手不住的摩挲着手边的碗碟。

    “夫人,这外头现下日头正毒,吴侍卫的腿有疾症,这样跪着,怕是受不了吧!”

    “是呀,小姐,你看他都热成那样了,怪可怜的,要不然就饶了他吧,将军的牌位可以找人在做,别伤了人的性命,这样就不好了。”

    素心与素歌立在沈轻舞左右两侧,透过打开的窗户看着外头的“吴东”急的不得了,二人在沈轻舞耳边不住劝说着。

    “是他自己来负荆请罪的,又不是我绑着他来的,他犯贱,我有什么法子,不信,你们现在去把他赶走了,人现在肯定不愿意走。”屋里的青花大缸中放着硕大的冰块降着温,沈轻舞抿着唇在听到两个丫头的话后,轻声的嘟囔道。

    素心与素歌听到沈轻舞的话音之后,对视一眼之后,便着急忙慌的赶着跑了出去,素歌手里还端着一碗置了冰块的酸梅汤,递到了“吴东”的面前,劝道“夫人发了话了,你可以走了,不用再跪了,这日头太大,再跪着你会中暑的,先把这碗酸梅汤喝了吧,喝下去后,就回去吧,我们向你保证,夫人一定不会再生气,你的诚意,夫人已经看到了。”

    素歌手把手里的酸梅汤放到了“吴东”的手中之后,“吴东”捧在手里两大口便把那一大碗的酸梅汤喝了下去,热的确实有些吃不住他现下总算觉得好过了许多,而一旁的素心则眼尖,发现他裤腿那儿竟然印出了一大片的血迹。

    素心眉头一皱,轻声的对着“吴东”道“你的腿上是不是有伤,那儿怎么流血了?”

    结痂的伤口因为跪在那一方断裂的牌位之上时,伤口撕裂,流出了血液,“吴东”抿了抿嘴,笑道“没事,都是旧伤。”

    “那你快起来吧,你可以走了,夫人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她只是现下肚子里有了孩子,脾气变得古怪些,你回去后,寻个工匠,为将军在新制一块灵位就好,好好供奉着,夫人的气性很快就没了。”

    素心望着地上那一小摊的血迹,知道这个男人只是在敷衍自己,他腿上的伤,只怕还不轻。

    “多谢两位姑娘的好意,小的自己的身子,小的自己知道,你们只管在夫人身边放心的伺候就好,我会把将军的牌位刻好,让夫人好好的消消气。”

    顾靖风知道,素歌素心是两个好姑娘,感念她们的一番好意,他只诚心的谦和着与她们说话,随后继续的跪在那儿,把手下的木牌开始再一次的雕刻了起来。

    看着只着的“吴东”两个丫头面面相觑着,最终长叹了一口气,离开了“吴东”的身边,又回到了房中。

    素心与素歌两个人的一举一动沈轻舞躲在窗下都看的一清二楚的,在看到两个丫头悻悻的耷拉着脑袋回来的时候,沈轻舞赶紧的从窗口离开,做出一副事不关己毫不关心的模样,捧着手中的佛经在那儿一目十行的看着。

    “怎么?一片好心白费了?”沈轻舞装模作样的放下了手中的经书,扬起唇在那儿笑道。

    “也不知道那吴东怎么想的,腿那儿跪得都在流血,喝了碗酸梅汤就又跟得了劲儿一样的,在那儿巴巴的刻,真是个呆子。”素歌嘴快,在沈轻舞的话一出口后,便对着沈轻舞回话道。

    沈轻舞这才想起,顾靖风腿上那道似蜈蚣一样长儿斑驳着的新伤,伤口处正结痂着,只怕现在跪着是因为伤口裂开了吧。

    “苦肉计!”沈轻舞不住的在嘴里头小声的嘀咕道。

    “你们去找了药给他,他爱跪便让他跪着,反正跪死了也没人心疼!”饶是如此,沈轻舞还是对着素歌与素心开了口,负气的的在话音落下之后,直接躺在了身后的绣床上,拿着手中的天蚕丝薄被,直接捂住了脸,不再去想那个用着苦肉计的顾靖风。

    现下,沈轻舞的睡意来的极快,不过躺在床上片刻,便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绣床外站着的素歌与素心各自看了一眼,素心还是寻来了伤药,走到外头交给了跪在那儿现下十分认真着的“吴东”。

    “夫人让给你的,你说你,你一个大男人和夫人一个女流之辈较什么真,真是……”把止血的伤药放在地上之后,素歌又端了些吃的喝的放在他身边,最后各自看了一眼,便到屋内去伺候沈轻舞去了。

    顾靖风看着那地上的伤药,嘴角不自觉的微扬,带了一份窃喜,心中自暗暗的想着,他的小娇妻,还是有自己的,自己这一跪,也算没白跪。

    拖着伤痛的脚,顾靖风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撕开了裤腿处的布料,在裂开的结痂上洒上了止血的药粉,随后就这么坐在有些烫人的青石板道上,继续手中的活计。

    偶尔渴了饿了便把素歌留下的吃食给灌进了肚子,顶着烈日炎炎,就这么一路坐着,直坐到了日落西山,手上因为不熟练被划破了好几道口子,都不曾把手里的牌位给刻好,好在坐着,伤口倒是已经止了血,日头落下,便也不那么炎热,稍许的夜风夹杂着一丝凉爽,顾靖风越发的认真了起来。

    沈轻舞这一觉睡的连带着午膳都没用,睡的香甜安稳,素歌与素心都不忍心把她叫醒,直到日落西山,沈轻舞辗转醒来的那一刻,还以为这是在清晨,日头还未升起,躺在床上回神了好一会,才想起来,现在是什么时候,迷蒙着的状态,让素歌与素心掩着唇,不住的好笑。

    “夫人快来用膳吧,您这一觉好睡,肚子想来也已经饿的咕咕直叫了吧。”饭菜卫良早就已经准备妥当,都是沈轻舞素日里爱吃的,又特意给沈轻舞炖了一只山参土鸡汤,光打开盖子闻着那独有的香味,便是让人食指大动。

    沈轻舞饥肠辘辘,将素歌端给自己的那一晚鸡汤囫囵的咽下,却在转身将要坐下时,瞥见外头的那一抹身影,嘴里含着的鸡汤,差点没喷出来“他怎么还跪在那儿,不是说伤口在流血吗,真不怕死?”

    沈轻舞不曾想顾靖风竟然还在那儿刻着手中的木板,像是跟自己杠上了,不禁才因为一觉好睡补上的来的好心情,被这么一下子,全搅合的没了。

    “奴婢把药送过去了,他现在不是跪着的,是坐在那儿,不过也做到现在,一直在刻,瞧着手上被划伤了好几道,想来也吃了不少苦,那人,脾气怪得很,又固执,说什么也不听,就在那儿刻。”

    素歌为沈轻舞添了一碗饭后,对着沈轻舞轻声的嘟囔着道,沈轻舞听后只朝着嘴里扒拉饭菜,也没回声,一顿饭吃完后,梳洗更新,换了件宽敞的中衣在身上之后,沈轻舞倒了觉,不觉得困,便靠在贵妃榻上纳凉,手里头捧着一本心经,在那儿看着。

    从顾靖风那会出殡之后,沈轻舞的手里便时常拿着佛经,不是抄写,便是拿在手里头看着,静心,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每一天应该做些什么,现在,顾靖风又回来了,就在外头,咫尺之隔,沈轻舞的这个习惯,一时改不掉了。

    看着经书看了许久,身边守着的素心与素歌两个人都已经困的在那儿打起了瞌睡,沈轻舞不愿意为难了她们,只让她们快去睡去,她们习惯了沈轻舞的生活方式,自然也听话的走向了外头,关了门。

    顾靖风还在那儿坐着刻木板,沈轻舞远远的瞧见,他的一条腿在那儿伸的笔直,不知的挪动一下僵硬的腰板,瞧着十分吃力,偶尔的还在那儿驱赶蚊虫,想来绿树环绕,该是围了不少的蚊子,喂饱了不少的肚子才是。

    懒懒的举着手中经书又看了片刻后,沈轻舞的困意席卷而来,打算熄了灯自去绣床上歇息,不成想,刚走到油灯那儿时,灯火竟然没来由的晃动了一下,随后一把锋利且带着冰冷的匕首就这么摆在了沈轻舞的脖颈之上。

    “姑娘,我无意伤人性命,只是一时落难,还望姑娘不要出声,让我躲避一下就好!”声音虚弱且口音有点重,不像是本地人,沈轻舞还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想来身后的人应该是受了伤,且伤的不轻。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