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都市绝品狂尊_ 第0713章 活该!-

时间:2021-01-07 12:2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赵六郎小说都市绝品狂尊 第0713章 活该!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不必在意,我相信这些人很讲信誉,他们不会伤我的!”赵岩一笑,踏步走向黑衣人。

    那三个黑衣人看着赵岩走了过来,内心也是做着防御的准备。

    这么一个年轻人,他不仅那么有钱,还那么有胆色,这的确是让他们有些害怕。

    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在赵岩身上根本看不出任何的修为。

    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他不相信这年轻人没有任何的修为,之前拍卖会之中发生的事情他们可是一清二楚。

    这个年轻人一出手就是一万极品灵石,如果他不是修行者的话,他怎么可能会拥有那么多极品灵石。

    要知道,普通人之间通货可都是金叶子。

    也许有些普通人能够通过高价购买到一些灵石,而那也只能是下品灵石,而且数量还非常的少。

    基于这一点,他们猜测,赵岩要么是某一个隐世大家族的天骄之子,要么就是境界高深的强者。

    可是看着赵岩的年纪又不像是什么强者,于是他们认为最大的可能便是,赵岩是一个隐世不出的大势力的后辈人物。

    那么能够一次性拿出数量如此巨大极品灵石的后辈,他的背景势力应该不是一般的强大。

    虽然这些黑衣人都是半步分神的强者,甚至还有这一个强大的组织,但是,他们可不想真的去得罪一个很是难缠的势力。

    想来这个大家族的长辈应该是让这个后辈出来历练。

    现在这后辈想要舍己为人,成就一个好名声,这对于他自己的历练来讲应该也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如今既然赵岩愿意用自己来换手中的而两个人质,这几个黑衣人也有着自己的盘算。

    等到他们真的安全了,他们也不会为难这个年轻人。

    并且,他们相信,这么一个大势力的后背子弟,那城主君源熊和箫元也不应该会食言。

    他刚刚可是看到了赵岩出言呵斥箫元了,一个堂堂半步分神的强者,被一个年轻的后辈呵斥,他竟然咽下了这口气,这更说明他们的推断是正确的。

    赵岩一步步走向黑衣人,周围的人都屏住呼吸,没有人敢让那黑衣人分神。

    因为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害了翁长兴的孙女。

    要真的是伤到了翁长兴的孙女的话,恐怕整个东二城不知道要有多少人要遭殃了。

    过程有惊无险,妍妍和廖昌宏被换了回来,妍妍一回来,立即扑向自己的爷爷,一把抱住翁长兴,然后哇哇大哭。

    那廖昌宏站在两人的身边,低着头,露出沮丧的表情。

    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最后还要让别的男人牺牲得以平安,他很惭愧。

    “妍妍,我……”这小子话没说完,转身就走。

    而妍妍只顾着在爷爷怀里释放着自己的委屈,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廖昌宏。

    其他人也并没有理会廖昌宏的离开,在这些人的眼中,他根本不重要。

    此刻,焦点仍然在赵岩的身上。

    “城主大人,放行吧!”开口的是赵岩。

    此刻的赵岩似乎很有人质的觉悟,他将自己的脖子交给了那黑衣人的首领,但是那方形物体却不交给他。

    并且,他还一脸淡然的面对着君源熊。

    他在想,在这种情况下,君源熊会如何选择。

    他在东二城的这些天,对于君源熊的一些事迹还是有些了解的。

    他相信君源熊不会食言,至少在自己安全之前他不会食言。

    至于走到城外,赵岩获释之后,他会不会出手拦截这三个人,那就不好说了。

    君源熊双拳紧握,看了看下方那些注视着自己的目光,还是有些纠结。

    他曾经说过,任何在东二城犯了错的人,都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而现在他却要将这三个人放走,他不甘心。

    他相信东二环成的很多人都不甘心。

    但是,不甘心又如何?

    难道要让这个救人的年轻人送命吗?

    他相信,东二成的居民会理解自己的。

    “拿来!”这时候,那黑衣人首领开口插话。

    他一手掐着赵岩的脖子,另一只手伸出来向赵岩讨要东西。

    他要讨要的自然就是那个方形物体。

    赵岩瞥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君源熊,然后直接将那方形物体交给了黑衣人首领。

    “不可!”正当那方形物体将要落在那黑衣人手中的时候,那箫元再次开口。

    “箫元?!”君源熊开口呵斥:“你想让本城主食言吗?”

    只见那箫元朝着城主君源熊深施一礼说道:“城主有所不知,这东西看似没有任何属性,可是它很可能……总之,非常重要,绝对不能落入奸邪之人的手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错!”这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从蓝色楼房的上方传来。

    那个位置站立着的都是从拍卖会之中走出来的人。

    众人闻声看去,那人此刻正看着赵岩的方向。

    这人不是智煌,还能是谁?

    赵岩一看智煌站出来了,他心中冷笑道:“狗东西,还真的是忍不住了!”

    “可能是想着,宁杀错不错过吧?”“智煌长老?你有何话说?”君源熊不解的问道。

    作为站在颜率星下界的顶尖人物,对于各个势力的高层自然还是知晓的。

    智煌来到了东二城,他作为城主,第一时间便知道了。

    现在智煌站出来,他还真的想听一听,这个来到拍卖会,一件东西都没有拍得的流云宗第二人,们到底有什么高见。

    那智煌缓缓踏步,凌空走过来,他看着赵岩和几个黑衣人说道:“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这个年轻人就是那个斩杀了,得到宝贝的黑衣人的人。”

    “想来大家一定认为他和这些黑衣人已经结下了仇怨,但是,在本座看来却不然。”

    “大家不觉得,他们更像是一伙的吗?”

    “一个人,换回来了两个人,这件事放在你们身上,你们愿意吗?”

    这智煌还真的歹毒,连这点小瑕疵他都能够逮到。

    很显然,他的话还是起到了一定效果的,周围的人此时看向赵岩的目光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变化。

    之前他们还以为赵岩是舍己为人,现在应有人开始怀疑了。

    因为这个人质交换根本就不对等。

    两个人换一个人,这放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不可能实现的呀?

    但是他们却在这一刻忘记了…之前赵岩的一切表现,无论是那些极品灵石,还是赵岩面对箫元和君源熊的态度。

    他们现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人质交换上。

    对于他的这些话,赵岩只是冷笑着看着,并不插话,他想看看这智煌到底要怎么表演。

    同时,他还对那几个黑衣人说道:“你们放心,本尊一定带你们离开!”

    赵岩说话的声音非常小,小到只能让三个人听到。

    三个人心中也是一动,他们不明白赵岩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明明是将赵岩当做人质,可赵岩却承诺他们带他们离开?

    这又是什么样的操作。

    然而,这个时候智煌又说话了:“各位,难道你们还蒙在鼓里吗?”

    “如果那个东西落在了你们的手中,并且还没有人知道这东西在你的手中,你会将他拿出来当做交换人质的筹码吗?”

    此言一出,周围人的目光再次变化,似乎已经相信了智煌的言论。

    是啊,虽然这些人都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价值,不过既然这些黑衣人冒着生命危险来抢夺,而那箫元又如此的看重这东西,那就说明,冒着方形物体肯定是非常重要的。

    而如此重要的一个东西,赵岩却愿意交出来和对方交换人质,甚至还因此搭上了自己。

    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不可能。

    况且,在他们看来,赵岩貌似和妍妍廖昌宏并没有什么关系?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么智煌的解释,就有了一定的可信度。

    对于智煌的话,箫元没有任何的反应,而君源熊却是冷言看着智煌。

    他似乎猜到了智煌想要做什么,他想留下那年轻人,至于对那方形物体他有没有觊觎之心,那就不得而知了。

    智煌在人群之中,走来走去,向周围的人讲述这自己的观点。

    最后,他背对着赵岩,面向城主说道:“城主大人,这四个人,一个也……”

    “啊……”

    “啊……”

    “啊……”

    正在智煌向城主建议的时候,蓝色楼房之上传来三声惨叫声。

    三声惨叫发出的同时,智煌脸色大变,他迅速闪现在惨叫发生的位置,表情立即便的扭曲。

    因为,那惨叫声圣使他的三个随从发出的。

    他并不知道,在他背对着赵岩面对着城主说话的时候,周围的人的目光和表情全都便了。

    众人只看到一道流光闪现到了蓝色楼房之上,紧接着便出现了三声惨叫。

    然后那个身影便消失了。

    当智煌感到蓝色楼顶,众人也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

    这个时候,人们却发现,那三个黑衣人和赵岩已经不见了。

    那智煌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看着之前赵岩和三个黑衣人的位置,睚眦欲裂,他扬天长啸道:“赵北辰,我要杀了你!”

    智煌身为半步分神的强者,这一声吼叫,杀伤力肯定大的很,这东二城可是有很多普通人的。

    要是放任这声音传出去,东二城还不得血流成河。

    君源熊迅速出手,强大的灵力从上而下将智煌笼罩,那声音一点也没有传出去,全都让智煌一个人享用了。

    但是,智煌夹杂在声音里的灵力被禁锢了,可是还是有声音传出,很多人都听到了智煌的那句话。

    “赵北辰?这和赵北辰有什么关系?”

    很多人都带着这个疑问。

    赵北辰之名早已经传遍整个颜率星下界,现场的修行者几乎都知道赵北辰的名字。

    也都知道赵北辰和流云宗之间那不可调和的矛盾。

    但是,今天的事情,难道是赵北辰做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智煌出来搅局,就不意外了。

    可是,那三个黑衣人和那个年轻人里面,那个才是赵北辰呢?

    众人猜不出自然也就不才了,不过此时他们看着智煌的目光却是变成了鄙视,蔑视和不屑。

    最后他们总结了两个字:活该!

    不管哪里是否有赵北辰这个人,但是,他出来制止这件事,很显然是针对赵北辰的。

    现如今,他针对赵北辰没有成功,自己的同门却死掉了三个。

    这不是活该是什么?

    本来事情已经快要解决了,他非要出来插一杠子,顺带害死了自己的同门,这不是活该是什么?

    “君源熊,你这是什么意思?”因为声音里的灵力被压制,导致那些巨大的吼叫声,将自己震得狼狈不堪,智煌立即向君源熊发难。

    君源熊却是冷笑着看着的智煌说道:“智煌,你来我东洲难道就是为了一个赵北辰?”

    “你想将灾祸引到我东二城?”

    “你真以为你流云宗天下无敌了?”

    在君源熊说话的同时,东二城的那些化神强者,已经开始逐渐想这边聚拢。

    很显然,他们明白君源熊是什么意思。

    之前那件事明明已经快要解决了,而这智煌却出来阻止,不管他所言是真是假,总之他这就是拿着自己的私仇,来干涉东二城的事情。

    而在他发现同门被杀之后,更是释放出灵力来吼叫,这样的话,全程的普通人都不要活了。

    他的这种行径,比之前的那些黑衣人更加的可恶。

    智煌不是傻子,他能够感觉到这些聚拢而来的化神强者的情绪。

    东二城是一个和谐之城,本来今日发生这样的事情,就让城中的这些化神强者不悦了。

    而智煌又差点毁掉了这里的和谐,这些化神强者肯定不满意。

    于是,智煌收拢了情绪,朝着君源熊和一种化神强者躬身行礼道:“诸位,智煌鲁莽了!”

    他虽然躬身行礼,并且道了歉,但是君源熊好像还不准备原谅他,他冷眼看着智煌说道:“智煌,本座告诉你,你们流云宗在南洲怎么折腾,那不关本座的事,不过,你们要是认为,你们流云宗已经强大到可以将手伸到我东洲来了,那么本座可以告诉你,本座的大刀,无论是砍手臂还是砍脖子,都快的很。”

    “是,还请城主大人见谅,智煌这就告辞!”智煌再次行礼,将几个尸体收了起来,就准备离开。

    “等等!”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翁长兴走向智煌说道:“你和赵北辰有什么过节,我不管,可是刚刚先生为了救我的孙女,自己却陷入了囹圄。”

    “而你却因为自己一个莫须有的猜测,辱没了先生的名声,你觉得该怎么办?”

    翁长兴对于赵岩的舍己救人,心怀感激,而这智煌却出面拆台,险些让赵岩陷入危机之中。

    其实,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赵岩是怎么消失的,接下来是否能楼安然归来。

    正是因为如此,他是不可能轻易的放智煌回归的。

    “翁兄,你待如何?”智煌冷言问道。

    很显然,智煌口中喊着翁兄,但是他心里却丝毫没有将翁长兴放在眼里。

    他能够像君源熊躬身行礼,却不愿意正眼看一眼翁长兴,这是因为,翁长兴没有碾压他的实力。

    翁长兴自然明白这一点,他躬身朝着君源熊说道:“城主大人,先生是我的客人,如今被那黑衣人带走,生死不明,而智煌他堂堂流云宗的核心大长老,居然如此不懂礼数和分寸,出言污蔑先生,还请城主为先生讨回公道。”

    翁长兴一口一个先生,使得君源熊眉头紧皱。

    他心想,那个年轻人在翁长兴的心目中就这么重要吗?

    要知道,在这东二城里面,除了自己之外,还没见到翁长兴对哪一个人那么尊敬的。

    周围的人也不解,因为他们只听到翁长兴称呼那个年亲个人先生,却并不知道那个人姓什么?他来自哪里?

    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是,那个先生背景到底如何?

    一个一出手便是一万极品灵石的人,一个敢于无视城主的人,一个胆敢呵斥箫元的人。

    这样的一个人,着实让人充满了兴趣。

    不过,君源熊虽然不解,也有些郁闷,但是他还是看向智煌说道:“你留下来,那位先生什么时候回来,你什么时候离开!”

    “你……君源熊,你不要太过分!”

    “我流云宗来你东二城做客,未做任何越矩之事,而弟子却陨落三人。”

    “如今你们还要拿我在这里兴师问罪,你们……你……”

    “活该!”

    “就是,就是活该,谁让你乱说话的,都怨你!”

    “谁让你嘴碎的,你要不开口,事情已经结束了,哪里还会死人?”

    “我真的怀疑,他真的是流云宗的核心大长老吗?他这么大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这样的人,真不知道怎么修行到这个境界的?”

    “一定是偷来的,不知道是不是用什么阴邪的手段得来的。”

    “就是,听说流云宗这几十年,为了……”

    说着说着,现场很多人便开始翻旧账,将之前试炼小世界里的事情翻了出来。那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呀?

    智煌听着这些言语的攻击,情绪越来越激动,脸色想猪肝一样鲜红,心中血脉翻涌,嗓子眼一甜,“噗……”一口鲜血喷出来,几乎晕倒过去。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